姚策生母写2000字发言稿应诉 要揭穿网暴者的谣言

姚策生母写2000字发言稿应诉 要揭穿网暴者的谣言

原标题:姚策生母写2000字发言稿应诉:心都伤透了,已没有庭前调解的可能 (原文来自www.vltime.com)

“错换人生28年”许敏等人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杜新枝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将于9月18日开庭。 (自媒体www.vltime.com)

据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出具的传票显示,案号为(2021)豫0204民初98号的侵权责任纠纷案将于9月18日上午9时开庭,杜新枝为被传唤人。 (原文来自www.vltime.com)

“我们前两天接到法院的临时通知,说是更换了开庭法院。”9月18日,杜新枝告诉记者,因鼓楼区法院庭审位置有限,开庭法院已更换至示范区法院,“我现在很坦然,安心等待明天的开庭,因为法律之前给了我们公平和正义。不过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案件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因为我遭受到的网暴一刻也没停止过。”

杜新枝告诉记者,曾有网暴者跟踪她前往景德镇、驻马店、开封等地,令她不堪其扰,“那个人跟着我们每到一个地方就拍我们,为了所谓的找真相,他们不相信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觉得背后一定有阴谋,就一直私下跟着我们,打扰到我们。”杜新枝表示,她现在身体状况不佳,定期前往医院检查,每天吃安眠药入睡,儿媳熊磊也患中度抑郁,因此不希望再受到打扰。

为了应诉,杜新枝从老家带来了姚策小时候到长大的100多张照片,亲手写了一份2000多字的发言稿,后来转成文字打印出来,讲述了她对这起案件的具体回应,包括姚策的成长经历和对网暴的抨击。

“网上很多人网暴说我对姚策不好,让他流落河南,我拿照片就是为了展示姚策的成长经历,让大家看看究竟是怎样的,我要揭穿网暴者的谣言。”杜新枝说因为发言时限原因,她将6000多字的发言缩短为2000多字,一有时间就修改,前前后后花费了很长时间。

此前报道,5月8日,“错换人生28年”许敏等人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开庭,庭审现场因许敏临时追加杜新枝为被告人并变更诉讼请求,法院宣布休庭,择期开庭。

6月1日,杜新枝告诉记者,她已于5月中旬收到了许敏的起诉书。

记者从杜新枝获取的追加被告人申请书显示,许敏等人请求人民法院依法追加杜新枝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并与被告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许敏方在申请书上表示,在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中,由于姚策生母杜新枝隐瞒乙肝病史,导致许敏方抚养28年的养子姚策错失了注射至关重要的乙肝疫苗,致其养子最终死亡,侵害了许敏方的权益,与本案正在进行的诉讼,具有直接的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许敏方认为,杜新枝和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共同侵权行为导致了姚策死亡,杜新枝对于姚策的死亡应与医院承担连带责任。

对此,杜新枝曾回应记者称,其入院时未隐瞒乙肝病史,“入院检查单上有显示抽血化验了乙肝两对半(乙肝五项检查),但因医院管理混乱造成化验单丢失,法院终审宣判时已认定上述情况。”在杜新枝看来,这个起诉理由十分牵强。

记者从杜新枝当年的临时治疗单上看到,她在入院后做了“HBsAg”(乙肝表面抗原)检查,这是乙肝五项检查中的一种,是感染乙肝病毒感染的标志物之一。

杜新枝表示,她如果隐瞒了乙肝,医院也会查出来,所以自己没必要也不存在隐瞒乙肝病史的情况。

9月18日,“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养母许敏和丈夫以及儿子郭威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案在河南开封鼓楼区法院再次开庭,此前5月第一次开庭,许敏夫妇要求追加姚策的生母杜新枝为被告。

9月17日,许女士告诉记者,作为当事人,夫妻俩会和儿子郭威一块参加庭审,“我是当事人,我肯定参加庭审,郭威也参加”。

而郭威的养母杜女士也向华商报记者证实,已经没有庭前调解的可能,“哎呀,怎么可能啊,现在心都伤透了。”

  >>>民事索赔

  许妈要求杜妈赔偿姚策抚养治疗费397万

此次开庭,许敏一方的诉请很明确,除了以精神损害抚慰金、抚养费、误工费、差旅费、鉴定费等为名向淮河医院索赔427万余元之外,还认为杜新枝当年隐瞒乙肝病史,导致姚策没有注射乙肝疫苗最终死亡,要求杜新枝赔偿姚策的抚养和治疗费用等共计397万元。

2020年3月,江西九江的许敏意外发现患晚期肝癌的儿子姚策并非自己亲生,而自己的亲生儿子郭威则生活在河南驻马店。

2021年3月23日,“错换人生28年”的姚策因肝癌晚期救治无效在北京去世,人生戛然停留在29岁。

此后,从错抱到“偷换”,再到两家人交恶,事件演绎得愈发令人关注,或许姚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走后近半年,生母养母两个家庭会对簿公堂。

2021年4月21日,河南警方、河南大学通报调查结论,针对姚策养母许敏控告姚策生父母“故意换子涉嫌刑事犯罪问题”,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通报称,经审查认为不符合立案条件,决定不予立案。

>>>左右为难

  “他有能力做好和解,

  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吗”

9月17日,许敏向记者表示:“我今天上午抽时间统一接受采访,回头再说。”但截至下午发稿前,暂未收到她的回复。

许敏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姚策生母杜新枝生产前后乙肝病情疑点太多,以及出生证造假,都需要通过法庭审理水落石出。

相信事件会依法给出水落石出的真相,坏人即便没有受到法律制裁也会受到良心谴责。

9月17日,记者多次联系郭威,或许身处生母和养母之间,郭威难以面对媒体。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严格地说,他站在生母一边,不知道庭审会怎么样。”

养母杜新枝向记者证实,“郭威肯定在原告席啊,刚开始,她(许敏)也让郭威起诉我,但郭威后来退出了。”杜新枝解释,许敏夫妇和郭威起诉的是医院,索赔427万;许敏夫妇又追加起诉了她,索赔397万,“加起来一共是800多万。”

“已经一年多了,让郭威一直在做和解工作,但都做不通,郭威有能力把和解做好,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吗?”杜女士也能理解郭威夹在生母和养母中间比较为难,“现在不是夹在一块,我们是被动的呀,我们是不想弄成今天这个样子,一直是抱着团结、让两家像亲戚一样过。”

杜女士承认自己是被动应诉,“姚策郭威这个事,两家都多了一个儿子,多好的事,3个孙子,我们接下来就想着带好孙子,享受天伦之乐,人生还有多长?但是不行啊,她(许敏)非要这样闹,我们也是没办法,你说你告我偷换不成,又告我隐瞒乙肝,但是警方都给我们调查过了,都有明确结论,你还不相信?你说你闹来闹去什么目的呢?为什么要搞撕裂人性这种东西,让大家都不开心,都架在火上烤?”

>>>水火不容

  “想撕裂我和郭威之间感情,让我望而却步”

杜女士认为对方的目的,“最主要的就是想撕裂我和郭威之间的感情,因为这样可以让郭威没办法和我待在一块,没办法跟郭威说话,让我望而却步。郭威这边,反正我对他28年,每一点每一滴,我像全天下所有母亲一样,已经做到了我应该做的,尽到我最大的能力。至于以后他对我怎么样,那是他的事,这个我没办法回答,只能看以后。”

杜新枝透露,两家现在是水火不容。“现在两家都坐不到一块,她一直是那种高高在上,好像看不起我们,说我们穷,就是想狸猫换太子。”

  >>>追加起诉

  隐瞒乙肝造成姚策离世?

  “她把这个屎盆扣给我”

“她只是单独追加,告了我一个人,但郭爸会陪我一块去参加庭审。”杜女士表示,姚策养母许女士追加起诉,“指控我当年隐瞒了乙肝,才造成姚策的离世,她把这个屎盆子扣给我了。”

“我给郭威是尽心尽力,每一次防疫针都打了,一直打到他有抗体我才放心。我2016年的抗体化验单都交到法庭了,但姚策一直是姥姥、姥爷看他的,长到4岁才回到妈妈身边,她给孩子打没有?有没有尽到责任?”

杜女士告诉记者,“1992年6月16日我是剖腹产,在产前必须要做传染病检查,护士也给我抽血,还有医生的签名,做了乙肝两对半的检测,我个人隐瞒能瞒得了吗?医院是了解情况的啊,不然对人家也是一种伤害啊,但最终乙肝化验单没有了,不是我的原因,28年后化验单找不见了,只能找医院啊,这不是我的事情。”

杜女士怀疑之前有人看过她病历,称许敏有4位亲戚在医院工作。“她在医院找的熟人,我让郭威去拿的病历,拿回来我就交给律师,我不知道这里边会不会有人动手脚,这个病历从头到尾我没动过。”

>>>自相矛盾

  “发文证明知道乙肝大三阳,

  还为什么要告我隐瞒”

“我有跟医生说我是乙肝的权利,但我没有去跟每个病号说我是乙肝患者的权利,我不可能跟每个人都说我是乙肝患者,你不知道是你的事啊。”杜女士认为,对方的一些说法自相矛盾,根本站不住脚。

“她嘴上说不知道,说我隐瞒乙肝病情,为什么4月26号她在网上发文说她当时住院记得可清楚,‘我们家里人都知道病房里有一个从开封郊县来的乙肝大三阳患者’,说她妈妈连板凳都不让坐,害怕传染,这不是前言不搭后语、矛盾的吗?既然我的化验单丢了,你怎么知道我是乙肝大三阳?你从哪里知道的呢?你明明知道,还为什么要告我隐瞒乙肝?她发的这个文章我已经保留了证据,公证过了。”

  >>>为姚策不公

  “都走了这么多天还在鞭尸姚策,拿他说事”

杜女士为姚策感到不公,“姚策都走了这么多天,还在鞭尸姚策,还拿姚策出来说事,一个年轻的生命逝去了,他们还在骂他是‘白眼狼’,还在挑刺,让人无法理喻。”

杜新枝承认,双方关系急转直下是因为姚策病危期间,姚策和妻子熊磊所住的江西九江一套房子。

“因为房产证上当时写的是姚策,她(许敏)才坚持要这套房子。我听姚测说,当初贷款买房的时候,因故写了他的名字,没有写姚爸的名字。”

“就为房子的事,我和她联系过无数次,非得给姚策赶走,不让住九江的房子,她一直要这套房子,不给房子,就不去看姚策,现在那套房子弄得谁也没住,姚策的妻子抱着孩子回娘家了,谁也没住。”

  >>>为争房子

  “办公证或写嘱托赠予,

  可以把房子写到郭威名下”

“现在的症结在哪里呢?”杜女士详细解释了其中的原委。

“我们在河南驻马店给郭威买了136.4平方米的房子,当时买房子是贷款,郭威还在上大学,那个时候因为开发商的原因房产证没有办下来,所以写了他郭爸的名字。我的意思是不管是办公证还是写嘱托赠予也好,可以把房子写到郭威名下。郭威是因为生活习惯,不愿意回九江,他妻子在医院上班,他在公安工作,在这边生活工作挺好的,而姚策也不愿意回驻马店,所以我就说两个孩子都有房子住,就行了,不要让两个孩子架在火上烤,而且姚策九江那边的房子是90多平方米,还有14万的贷款没还完,我说剩下的贷款我来还,她就不愿意。”

杜女士表示:“郭威的房子都装修得好好的,我们还给他买的有车,我们也尽到了父母该尽的责任,我们是勒紧裤腰带,自己省吃俭用,就是为了让孩子过上幸福生活,让他们安心工作,她那边也没买车,就这一套房子,而且她才出了2.9万元,姥姥出了20万的首付,这个房子不值多少钱。我说不要撵孩子,让姚策一家安心地住着就行,那是他们的婚房,有小两口婚前的记忆,是他们爱情的结晶,熊磊对姚策的感情很深,他们不想离开,但她就想撵,目的就是想让我撵郭威,让我跟郭威撕裂感情。我开始并不明白,我现在想明白了,我都愿意吃亏,甘愿还房贷,她都不愿意。她就只想把姚策撵走了,反正孩子病得快不行了,姚策没地方住,想着我肯定要撵郭威啊,郭威肯定就不跟我来往啊,‘你看我妈都撵我,跟我断绝关系’,郭威就一心一意对她好,让郭威没办法选择,让我无可奈何。”

杜新枝表示这也是姚策病情恶化的一方面原因,“姚策才吐的血,身体一下子就不行了,一下瘦到80斤。熊磊也被威胁让她无法在九江混下去,这个我们都有截图作为证据。”

  >>>出庭应诉

  写2000字长文抨击网暴

  “姚策也是被网暴死的”

杜女士承认,她写了2000字的庭审发言稿,她在法庭上将澄清事实,涉及姚策的成长经历和对网暴的抨击,能平复公众的疑惑。

“通过无休止地扩大事实引起关注,对大众施加影响,吸引粉丝,达到一个高音量,获取流量,达到直播卖货的目的。”

杜女士表示:“我这一个多月看了人家直播,才知道这里面隐藏了一大群靠这个混饭吃的人,他们赚取流量,打赏带货。”

杜女士特别提到5月8日那次开庭,“那天上百人聚集在法院门口,摇旗呐喊,拉着横幅支持她(许敏),喊她的名字加油,都拿着小红旗,显然是有人给发的,为什么站在法院门口示威?”

杜女士表示:“网暴是对我们最大的伤害,姚策也是被网暴死的,他生命最后时刻还有人给他发信息,问他怎么还没死啊?就这样诅咒他。”

杜女士希望关注背后的网暴问题,“为什么网上会流传这些东西?为什么踩踏着我们去赚取流量?整个舆论一边倒,我们都没有反击的机会,到处骂我是‘杜鹃鸟’,骂姚策是‘白眼狼’,骂熊磊是‘熊寡妇’。”

>>>不离不弃

  90后儿媳为姚策端屎端尿

  熬夜伺候大把脱发

9月17日,接受采访中杜女士也为儿媳熊磊鸣不平。

“人家为了姚策不离不弃,90后的孩子能做到这一点,应该赞扬的。她的头发大把大把地掉,一直坚守到姚策最后一刻,她当妈的都不来看,一直是人家在照顾。”

杜女士解释,因为她和丈夫和姚策相认之后,熊磊作为晚辈很有孝心。“她(熊磊)不好意思让我们去给姚策端屎端尿的,不让我们照顾,她熬夜伺候姚策,都是她去做这些事情,她认为晚辈不能支使老人去做这些事情。”

后来不堪网暴,熊磊只好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杜女士说:“她没法再住,网暴都骂她,给她起外号‘熊三石’,骂她‘熊寡妇’霸占房子,喊她赶紧搬出许妈的房子,不许让许妈流落街头,往熊磊伤口上撒盐。”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vl时光博客 » 姚策生母写2000字发言稿应诉 要揭穿网暴者的谣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